長三角一體化還需擊碎哪些壁壘?

  • 2019-12-04
  • 1205
  • 0

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的《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規劃綱要》(下稱《綱要》)12月1日公布。《綱要》對提高長三角經濟集聚度、區域連接性和政策協同效率,乃至引領全國高質量發展和現代化經濟體系建設意義重大。

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的《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規劃綱要》(下稱《綱要》)12月1日公布。《綱要》對提高長三角經濟集聚度、區域連接性和政策協同效率,乃至引領全國高質量發展和現代化經濟體系建設意義重大。

近年,長三角地區經濟聯系愈加密切。但多位接受中新社記者采訪的專家表示,要進一步推動長三角實現更高質量的一體化發展,還需對區域內存在的深層次問題進行根本性解決。

提升產業發展協同性

從京津冀協同發展,到粵港澳大灣區,再到長三角一體化。區域一體化是中國發展的內生需要,也是全球發展的大勢所趨。

近些年,長三角省市間不斷強化協同發展。在醫保卡、公交卡統一推廣,生態環境聯防聯治等方面推進較快。但產業錯位競爭布局仍未形成,產業結構趨同化現象比較突出。

《綱要》也意識到,長三角地區科創和產業融合不夠深入,產業發展的協同性有待提升。

就全世界而言,產業領域一體化發展也是實現區域一體化最難突破的問題之一,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副院長吳曉華認為,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必須突破產業發展協同性這一難題。

從經濟學角度講,對方有勢能才會產生合作的動機和欲望。因此,長三角要全方位合作,就要有差異。“一體化”不是“一樣化”。只有差異化才能實現“1+1>2”的效果。

南京大學長江產業經濟研究院院長劉志彪認為,以制造業為例,長三角要實現產業差異化布局,就要強化上海的專用機械制造業、交通運輸設備制造業等產業比較優勢;江蘇著重化學原料及制品制造業、通信設備等產業;浙江則要強化紡織業、紙制品業等產業;而安徽則重于農副食品加工業、飲料制造業等產業。

破除行政壁壘和機制障礙

長三角地區經濟發達、地域相近、人緣相親、文化相通,發展一體化的呼聲和行動由來已久。1982年就成立了上海經濟區,成為長三角經濟圈概念的最早雛形。2018年中國宣布支持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長三角一體化迎來歷史性重大機遇。

當前,長三角區域合作雖然不斷走向縱深,但依然存在制度掣肘。《綱要》指出,長三角地區阻礙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的行政壁壘仍未完全打破,統一開放的市場體系尚未形成;全面深化改革還沒有形成系統集成效應,與國際通行規則相銜接的制度體系尚未建立。

“真正可能長期地、持續地扭曲一體化進程的主要力量,可以歸結為制度方面的阻礙因素。”劉志彪認為,長三角跨地區協調機制的建設,仍然面臨政策配套、立法和資金等保障機制不完善、利益協調機制不健全等現實挑戰。

區域合作之間存在行政壁壘問題,實際是長期固化的利益結構造成的,當前長三角地區行政體制障礙、經濟利益障礙尚未理順。這是《綱要》指出要盡快解決的問題。

基礎設施與公共服務一體化

實現區域一體化發展,不能僅停留在經濟層面,更應該擴展到民生、文化、交通、生態、科技創新等方面。只有民心相通、文化相連,才能實現真正的長三角一體化。

《綱要》指出,當前區域內發展仍然不平衡不充分,跨區域共建共享共保共治機制尚不健全,基礎設施、生態環境、公共服務一體化發展水平有待提高。

劉志彪研究發現,長三角城鎮常住人口養老保險和基本醫療保險覆蓋率的差距有擴大趨勢,人均擁有圖書館藏量的差距,也反映區域文化基礎設施的內部差距較大。

《綱要》提出,發揮上海龍頭帶動作用,蘇浙皖各揚所長,加強跨區域協調互動,提升都市圈一體化水平,推動城鄉融合發展,構建區域聯動協作、城鄉融合發展、優勢充分發揮的協調發展新格局。

公共服務、基礎設施等一體化發展的短板是長期積累的“舊賬”,但要實現長三角真正的一體化,當前亟待把新賬舊賬一起還上。劉志彪認為,當前還應打造區域聯動機制,拓寬合作領域;建立區域開放市場,構筑全面開放新格局;加強頂層設計,探索更高規格的區域協同決策機制。(苑菁菁)

來源:中國新聞網


科技最前沿

剖析產業發展現狀

為技術轉化提供精準對接

本文為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涉及侵權,請權利人與本站聯系,本站經核實后予以修改或刪除。

評論

2019年生肖运势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