腫瘤免疫進入2.0時代,腫瘤免疫治療功效能力有待提高

  • 2019-06-12
  • 983
  • 0

? 隨著醫療技術和研究深入,腫瘤治療已經邁入了2.0時代-免疫聯合治療時代。腫瘤免疫聯合治療,是基于腫瘤免疫的機制復雜,單藥治療的反應率低的背景而采用的。


隨著醫療技術和研究深入,腫瘤治療已經邁入了2.0時代-免疫聯合治療時代。腫瘤免疫聯合治療,是基于腫瘤免疫的機制復雜,單藥治療的反應率低的背景而采用的。

2017年11月,國際學術期刊Cell發表了一個聯合用藥的重磅研究,美國約翰霍普金斯Kimmel癌癥中心發現,在治療非小細胞肺癌過程中,將幾種表觀遺傳治療藥物聯合使用,可以觸發一個化學級聯反應,大幅提高治療效果,同時減弱癌癥的侵襲性。常見的免疫聯合治療方案,主要是單個或多個免疫檢查點抗體與抗血管生成藥物、小分子化療藥物、放療等等聯用。

PD-1單抗聯合介入治療機制探索

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友誼醫院金龍教授介紹,腫瘤免疫是一個循環過程,其每個環節出現問題都會導致腫瘤的發生。腫瘤微環境會誘導浸潤的T細胞高表達PD-1分子,PD-1在免疫應答中起剎車作用,其與腫瘤細胞高表達的PD-1配體——PD-L1結合,T細胞功能被抑制,進入休眠狀態甚至凋亡,不能向免疫系統發出攻擊腫瘤的信號。PD-1抗體可以阻斷PD-1與PD-L1的結合,從而讓T細胞重新進入戰斗狀態。

有效率低是PD-1單抗單藥治療中普遍存在的問題,聯合介入是增加免疫治療獲益人群的關鍵。機制研究顯示,經導管動脈化學栓塞(TACE)、射頻消融術(RFA)可使PD-L1表達增加,激活或增強T細胞應答,并且也有基礎研究顯示,PD-1單抗聯合RFA治療組與未治療組或單治療組相比,具有更好的療效,且聯合治療組的小鼠腫瘤內Treg的比例顯著降低,從而降低免疫抑制,而近距離放療除可增加PD-L1表達并與之產生協同抗腫瘤作用外,還可減少腫瘤浸潤骨髓源抑制細胞(MDSC)的局部聚集。因此,免疫聯合介入治療(TACE、RFA、近距離放療等)具有協同作用。

目前,免疫聯合介入治療(TACE/RFA等)的臨床研究正在火熱開展。此外,免疫治療的未來策略是與其他檢查點抑制劑/刺激物、酪氨酸激酶抑制劑(TKIS)、TACE、切除和消融的聯合治療,而一些靶向藥物(如阿帕替尼)已是介入治療的一部分,在介入治療的基礎上,結合免疫聯合靶向治療效果值得期待。

中國自主研發PD-1單抗聯合治療抗擊肺癌

2019年1月,國家癌癥中心發布了最新一期的全國癌癥統計數據。數據顯示,惡性腫瘤(癌癥)已經成為嚴重威脅中國人群健康的主要公共衛生問題之一。根據最新的統計數據顯示,惡性腫瘤死亡占居民全部死因的23.91%,且近十幾年來惡性腫瘤的發病死亡均呈持續上升態勢,每年惡性腫瘤所致的醫療花費超過2200億,癌癥儼然成為全民健康道路上的巨大阻礙,如何攻堅癌癥也成為了臨床醫生和制藥企業共同探討和關注的話題。

據悉,肺癌位居中國惡性腫瘤發病首位,其他高發惡性腫瘤依次為胃癌、結直腸癌、肝癌和乳腺癌等。由同濟大學附屬上海市肺科醫院腫瘤中心主任周彩存教授牽頭的卡瑞利珠單抗聯合多療法臨床研究取得階段性突破。周彩存教授指出,煙草文化、人口老齡化等原因使得肺癌患者人數眾多,同時,肺癌癌癥篩查的推廣也讓更多患者“浮出水面”。

對于肺癌治療,周彩存教授表示:“在腫瘤免疫治療時代,PD-1單抗聯合化療、抗血管生成藥物治療肺癌成為免疫治療2.0時代的大勢所趨,在我之前Ⅰb期的試驗中,卡瑞利珠單抗聯合阿帕替尼針對晚期非小細胞肺癌(NSCLC)經治患者取得階段性突破。”

據了解,由周彩存教授牽頭的Ⅰ期針對晚期肺癌的試驗,入組患者的整體客觀緩解率為41.2%,疾病控制率達到了94.1%。免疫聯合抗血管生成藥物有著良好的臨床協同作用,為Ⅱ期試驗的開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雖然免疫檢查點抑制劑具有很大的發展潛力,但是只能作用于特定的癌癥,在針對某種癌癥作用時,也不是所有癌癥都有反應。所以在實際的研究中,如何最大程度的發揮免疫檢查點的功效,降低毒性。和擴大其應用范圍均是要研究的重點。


科技最前沿

剖析產業發展現狀

為技術轉化提供精準對接

評論

2019年生肖运势大全